營改增這五年
發表時間: 2017-8-11  【字號:
 2012年營改增初始試點上海,到2017年年中,五年過去了。

  五年,不過是歷史洪流里的轉瞬一瞥。但是對中國的稅制改革來說,五年的時間,中國完成了現代增值稅制度的華麗轉身,實行60多年的營業稅退出歷史舞臺,增值稅對產業實現全面覆蓋。

  營改增即營業稅改征增值稅,是指以前繳納營業稅的應稅項目改成繳納增值稅,增值稅只對產品或者服務的增值部分納稅,減少了重復納稅的環節,是黨中央、國務院,根據經濟社會發展新形勢,從深化改革的總體部署出發做出的重要決策。

  營改增后,增值稅抵扣鏈條全產業打通,制度性重復征稅因素得以消除。上海財經大學教授胡怡建認為,“營改增實現了我國增值稅在覆蓋范圍和運行機制上與國際先進稅制的接軌,為建立現代增值稅制度奠定了基礎。”

  據統計,2012年營改增以來,在經濟增速整體放緩的情況下,我國第三產業保持相對較快增長。第三產業占GDP的比重也從2012年的44.6%,增長到2016年的51.6%。

  改革初始

  “五年來,每一次的行業擴圍和試點推開,首先考驗的就是制度設計。”國家稅務總局稅收科學研究所所長李萬甫對經濟觀察網表示,按照現代增值稅稅制的要求,實現“寬稅基”的增值稅對貨物和服務的全覆蓋,根據完善消費型增值稅制的導向,將不動產納入抵扣范圍等都是不能偏移的大方向。

  2011年,上海第三產業增加值占GDP的比重為57.9%,當時的北京接近80%。上海要想謀求強勁的可持續發展,提高第三產業比重迫在眉睫。2012年,營改增帶來了發展契機。重復征稅負擔較重、處于抵扣中間環節,又與生產、流通、生活聯系緊密的交通運輸業和現代服務業,也成為首輪試點行業。

  不到一年,上海的試點就產生了顯著效應,2012年9月,營改增試點范圍擴大到北京、江蘇等8個省市,當年減稅就達到420億元。為避免稅收政策“洼地效應”,2013年8月,“上海模式”推廣到全國。2014年,與第二產業關聯度較高的鐵路運輸業、郵政業、電信業等行業納入試點,并在全國推開。跨區域、跨行業抵扣鏈條的形成,強化了區域內外、上下游企業之間的聯系。此時,全面營改增的條件已經成熟,甚至已經成為迫切需要。

  “剩下的四大行業有1000多萬納稅人和原營業稅80%的體量,既要保證所有行業稅負只減不增,又要保證稅制相對規范統一,制度設計是最難的一次。”?廣東省東莞市國稅局局長曹益鎮說。

  五年營改增涉及1600萬戶企業納稅人、1000萬自然人納稅人,如何快速準確移交,不影響其正常經營,這又是一大難關。

  “一下增加了2000多戶納稅人,辦稅大廳擠得像菜市場。”面對營改增后“爆滿”的場景,江西省萍鄉經開區國稅局辦稅服務廳主任陳超越很是擔心。營改增后,全國的辦稅服務廳普遍承受著這樣的壓力。為解決難題,稅務總局陸續出臺20項共100條納稅服務措施。據統計,全面營改增期間,全國稅務機關增設辦稅窗口17386個,建立9338個國地稅聯合辦稅服務廳、3.6萬個聯合辦稅窗口,日均受理專項咨詢電話12.9萬通。

  改革與減稅

  2012年,營改增在上海大幕初啟,在試點范圍的上海起亞啟亞貨物運輸有限公司察覺到了變化。由于開不出可以抵扣的增值稅發票,很多老客戶轉而選擇大型運輸企業。緊要關頭,負責人曲貴峰急中生智,聯合幾家小貨運公司搞起了合作經營。“能開出專票,老客戶不僅回來了,生意還越做越大了。”曲貴峰對經濟觀察網表示。五年時間,他將一家年營業額不到50萬元的小公司,發展成為年營業額幾百萬元的中型物流企業,雇傭了50多名工人,擁有近百輛合約貨運車,成為營改增最早的一批受益者。

  數據顯示,2012-2016年,上海交通運輸業減負率為17.06%,其中,2016年5-12月,該行業減負率達到31.84%,以抵扣為主因的減稅效應在持續擴大。

  2014年6月1日,營改增試點擴圍到電信業,形成總體“3+7”的試點行業模式。由于稅率高于此前的營業稅,且占營改增“大頭”的四大行業尚未改革,電信業近年來的稅負運行軌跡充分體現了“抵扣”的價值所在。

  以中國聯通山東分公司為例,由于部分行業未納入營改增,公司上游產生的基礎設施投資、人員勞務費用、廣告營銷費等不能抵扣。“連續兩年稅負都出現了上升,心里很著急。”公司財務部副總經理謝士棟回憶。這種“陣痛”刺激著企業在采購、營銷模式上想辦法,而這些并不能從根本上改變現狀。2016年,全面營改增推開,增值稅抵扣鏈條全線打通,局面也很快被扭轉。截至今年5月,山東聯通營業收入增長5.6%,累計抵扣稅款17.56億元,稅負下降3.5%。

  營改增全面推開后,由于增值稅鏈條的全面貫通,產業鏈間的抵扣紅利也被更充分地傳導。作為電信業產業鏈下游的增值電信服務行業,2016年武漢斗魚網絡科技有限公司新增不動產、房屋租金等投入抵扣稅款200余萬元。企業在研發、升級等方面的投入也在日益加大,目前已發展為盛天網絡、騰訊、京東等企業的服務供應商。今年一季度,斗魚開出3000多萬元的增值稅專用發票,下游企業增加抵扣180多萬元。“前期的試點與擴圍打下了良好的基礎,我們進入鏈條后才能短時間內適應和運轉起來。”斗魚網絡副總裁曹昊說。

  中央財經大學教授樊勇認為,通過實施營改增,全面打通抵扣鏈條,不僅解決了增值稅與營業稅制度性分割帶來的重復征稅問題,更實現了全產業的減稅效應。

  營改增后,現代服務業的快速發展推動了產業結構轉型。而抵扣鏈條的打通,使制造業稅負進一步減輕,加快了企業轉型升級,推動了實體經濟發展。受益于營改增的創新創業也蓬勃興起,既有利于擴大就業,又增強了市場活力。可以說,營改增催生的市場新規則為經濟發展帶來了新的動能。

  營改增細化了社會分工,也加快了服務業的發展。以青島紅領服飾股份有限公司為例,公司把源點論數據工程業務從主營業務中分離出來,成立了凱瑞創智互聯網科技公司,母公司接受凱瑞公司服務就可抵扣進項稅。“凱瑞創智同時還為國內60多家企業簽約進行改造升級,降低了企業轉型成本,支持了實體經濟發展。”紅領公司財務總監呂顯洲介紹。

  以前營業稅制度下服務外包的環節越多,重復征稅越嚴重,很多企業走“大而全”的路線,不利于發揮比較優勢,現在增值稅可以“環環抵扣”,加快了上下游企業的社會分工和專業化發展。目前,青島市已有468家規模以上企業完成主輔分離,分離出上千家現代服務型企業,形成了新的經濟增長動力。

  在拉動服務業發展的同時,營改增也極大促進了制造業發展。抵扣鏈條打通后,包括原增值稅企業在內的制造業企業外購服務、不動產等支付的增值稅都可以抵扣,稅負進一步減輕。數據顯示,五年來,我國工業增值稅與工業增加值的比值從2012年的9.88%,逐漸下降到2016年的8.61%。我國以更低的稅負更好地促進了制造業的持續發展。

 
 
經營許可證編號:粵ICP備10065084號 
Copyright © 2007 - 版權所有,佛山市誠信稅務師事務所.All Rights Reserved.
四川快乐12软件下载